乔木梓树

棠予:

首先,请大家先读一下这三张图片【知乎:朱一龙为什么会被全网黑?】


好久之前就转过这条微博,但我微博上没什么人,原博的转发量到现在也才500多。

我今天又转发一回,但我知道我微博的影响力几乎为0,于是,把图片转发到这里来。

第一次看的时候,我还没看到那么多收钱黑朱一龙粉丝的营销号,看完只会觉得自己很流弊,居然粉上一个可能会洗牌娱乐圈的男人。

昨天再次看的时候,只觉得心酸。

这些天看到各种营销号,都是带节奏说朱一龙粉丝怎么恶臭的,前天就刚看到一个,截图朱一龙粉丝撕知否女一,还有截图搜“知否朱一龙应该当男一”的齐花花“粉丝“论调。然后评论群嘲。有人说在评论里说这个营销号200多条朱一龙的微博都是为黑而黑。

收了其他公司钱的事实就是摆在了脸上。

而施华蔻的事件,今早我同学群里发出来的一个链接,标题是《朱一龙粉丝撕施华蔻……》。

这样的标题简直其心可诛。

我没点进去看,就很气,也很难过。

同样的事实性标题《施华蔻女主播直播辱骂朱一龙》,肯定比这个更直观更吸路人眼球,作为流量为王的营销号为什么要舍本逐末???

——因为,他们都收了钱了。

看看这个知乎上的回答,朱一龙抢了多少小生的资源,这些营销号肯定收了不止一家的钱,赚得眉开眼笑的,朱一龙没什么黑的,就专门黑朱一龙的粉丝,冠上“朱一龙粉丝恶臭”的名声。

可真正恶臭的,不就是这些为了自己利益,毫无良知地抹黑其他人的人吗?

恶臭得让我恶心的娱乐圈。

可是,可我真心期待朱一龙想要的“未来可期”……

讲真,此前虽然号称双担,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更喜欢小北,因为我喜欢他的性格,就喜欢看他哈哈哈,看到他就会心情很好。

可是我不担心小北,却一直为居着急。

小北情商很高,性格也外向,人际交往游刃有余。可居不是……

小北的公司十分专业,在网上保护小北保护得算是很好了,什么事都翻不出太大水花。而居的公司不是……

最重要的,一起爆红的两人,小北的人气多少比居弱很多……

木秀于林。枪打出头鸟。

这两句话,在根本不是弱肉强食利益至上血雨腥风铜臭恶臭满满的娱乐圈,就是在我自己所处的职场,也满眼皆是。

所以,人气更旺的居成了所有眼红人的靶子。

我此前吐槽许你麦麸,后来又删掉了,一直没解释,今天一起说一下,因为我发现评论里有了一点戾气。

就算我不喜欢男二,就算作者和制片人也很……,我仍不希望闹上门去,用恶语回应。

我期待朱一龙的“未来可期”,所以,我不希望粉丝为他树敌,在本就满是恶意的娱乐圈,为他冠上“不好合作”“会被他粉丝公鸡,被黑”的名号。

更何况,莫得罪小人,这句话是真理。

你不知道你一句对别人的恶语,君子可能一笑而过,而小人,会在心里开出毒花。蝴蝶扇翅,星火燎原,最后买单的,都是朱一龙。

而千丝万缕牵连的娱乐圈,谁能确保居不会再合作,或者,不会和他们相关的人再合作?




还有,居没那么可怜,三十岁了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十年的男人,他这一年赚的钱你得赚几十年甚至几辈子,他的资源再差也有戏拍有钱拿,他的烦恼也有朋友有父母可以交流。

他不是只有“只有我们了”!!!

不要阴谋论!

不要“他身边人都在害他“。

你只是隔着网和他没说过一句话的陌生人,你对他没那么了解。



离粉圈远一点

离黑子也远一点

少点戾气,理智应对。

克制守礼有理有据的说话,永远比骂脏话更有力量。

你是光啊,散我惆怅,散我迷茫,那些存在于文体里的悲伤的东西,在您的话语下,没有了。

【巍澜衍生】人间大火-0

1,生哥OOC

2,cp:罗浮生×杨修贤

3,只是预告!后文大概在这几天。

4,地域架空

       大早上的马乱兵慌。杨修贤的小楼靠近港口,打架的,吆喝的,买的、卖的,挤满了他家门前一条街。杨修贤刚睡醒,眼里含着几寸迷茫。他揉揉头发,随手把薄毯子扔到另一个人身上,起身去关窗。

       厚重的窗帘被扒拉开,杨修贤让阳光激得眯了眯眼。楼下的街上一片喧嚣,八成是洪帮的流氓又在往元洪码头赶。杨修贤满不在意地扫了两眼,只觉得打头那人衣品真好

 

       这些天来不太太平,浩大一片地界内忧外患。这边强龙和地头蛇的关系还没理清,那头儿租界里就挂上了“-国人与狗不得入内”的牌子。津门市长嘴角起了两个燎泡,一个急的,一个气得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团糟的局面倒对罗浮生没大影响,其实不如说洪帮生意反而因此更红火了。乱世里的人比太平年间更乐得在销金窟里纸醉金迷;一个烟枪一打,下个猛子就扎进了红灯绿酒里,玩弄着矫揉作态,听不见鹤唳风声。

       杨修贤生来就是这烟红中的妖精。几年的红尘被灌进他那双眸子里,到了了还是只有满眼的剔透。临夜幕了他和几个兄弟进了酒吧,三言两语虚虚实实勾来了个小姑娘。认识的人都知道他喜好,心下熟捻便端起酒杯污秽地笑。

       杨修贤也笑,在沙发上揽着人舔着犬牙笑。时钟上的表针晃晃悠悠走到将近午夜;杨修贤这“兄弟”眨眨迷蒙的醉眼。却看到那女孩儿自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“不是,杨哥。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两句话激走了人,杨修贤也不解释。他起身到吧台又要了杯酒。气泡从酒底漂浮上来,冰块撞上了杯壁,杨修贤的注意力虚虚地收在一处;他左手食指指尖轻碰着上唇,透亮的瞳孔茫然般有些游离。

       早晨的阳光恍然间好像和刺眼的人造光重合了,那半明半暗处坐着的人勾得他心尖有点痒痒。卡座里人的身影就这么大咧咧地在他的瞳孔里摆着,杨修贤喝了口酒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“一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杨修贤弯腰靠在卡座上,艳红的酒水随他的动作晃了几晃。他的形体舒展着,他的肌肉松散着,他假意未曾发现暗处突然紧张的保镖。

       罗浮生眨了下眼,抬起头接住了他的目光。杨修贤眼见着那双唇轻轻弯起。

      “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浮生伸手过去勾住了杨修贤的脖子,在他颈侧轻轻地呼气。

      “我有你啊。”